成长中的阿莹

喜欢的东西零零碎碎的,很多很乱
就这样【不是x】
其实是一条咸鱼

一切源于根本。

【方块侦探社】不眠

这篇文章的脑洞来源于《方块侦探社》MC季的第39集,终于到主线了内心不禁一阵感慨,憋了许久今天(9.27)终于有机会产出啦(~ ̄▽ ̄)~开心x

特地在更新前肝完,不然可能就没有了……

文章内的部分思考是与 @ye零 长谈到深夜的结果,非常感谢D 至于籽岷的失眠状态……亲身经历,深有体会√


*本文主籽岷视角注意

*角色可能会发生轻微的OOC注意

*文章内容全员向注意


如果可以接受那么可以继续啦(。・ω・。)ノ♡

————————————————————————————————


        籽岷侧躺在床上,看着落在床边的月光逐渐偏移,没有拉上的窗帘时不时被夜风吹起,偶尔有汽车路过的呼啸声。虽说脑海中的记忆告诉自己本人已经在这儿生活了大半年,早该适应了夜晚的摩登市,而且就在今晚以前自己还睡得挺安稳来着。

        即使是双眼已经困到感觉随时可以闭上,但就是睡不着,脑子里思绪依旧飘飞着,越发越觉得清醒。

        夜晚的摩登市还少了些什么呢?

        不是时不时涌现的怪事,不是暗流涌动的气息,不是谜题成山的人物……听着窗外又一阵汽车轰鸣,籽岷不自觉地裹紧被子。应该是缺少了一份给人的安定感。这座城市给人的印象太过于聒噪了,每个人、每种生物都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但却没有有序地发言,然后就变得喧嚣,谁都听不清谁在讲话,甚至连自己都听不见自己的声音,最后都迷失在证明自己的路途上。

        摩登市缺少的是给人的安定感。

        唯有再次静下心来,才能再次明确自己的路应该是朝向哪边。


        那么我的路应该是通向哪儿呢?

        籽岷翻了下身,望向现在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的天花板。

        今天自己才恢复了上一个世界的部分记忆,现在头还在隐隐作痛。海量的信息涌入,让自己一时不知所措,只得慌忙地在直至睡前的所有时间重新整理归档。在整理这些乱糟糟的记忆时籽岷便发觉这些记忆的不完整性,以至于整理起来不得不多花些时间来连接内含其中的线索。

        直至一小时三十八分钟前,自己还在感叹过往经历的戏剧性。籽岷轻叹了口气。明明这些往事都是自己的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但感觉又像是读别人的故事,可能是因为记忆的不完整性。

        斯芬克斯的话语的真实性在籽岷感受到她在传给自己记忆时便验证了,而且现在脑海中的记忆告诉自己她没有骗自己的理由。虽然说不排除她伪造记忆的可能……但可以肯定的是,斯芬克斯只能够帮他恢复她自己知道的东西,她已尽力而为,至于那些籽岷与他的小伙伴们的生活日常以及自己在来到上一个世界之前他从小长到大的世界所发生的事,这些怕不是在能力范围之外了。

        我现在所缺失的安定感,应该是缺失了那部分的记忆所带来的吧。

        我,本不属于摩登市,本不属于方块大陆。

        为什么我要不自觉地过来蹚这两个世界的浑水呢?这两个既混沌又纠缠不清的世界。这一切,本就与我无关啊,这些一件件看似不相关却藕断丝连的事件是多么令人费解,那些一条条错综又复杂的人物关系又是多么令人头大,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啊。


        “这就是命运啊!少年。”

        籽岷忍不住想起这个世界的Joker和上一个世界的Joker曾经疑似是对自己说过的这句话。

        籽岷闭目。

        这些难道都是命吗?



        “……”



        “不。不是。”


        籽岷的脑海中突然一阵清明。

        我一开始相信逻辑,是因为我相信我自己,是因为自己是有“根”的人。

        而我之所以在这个世界以及上个世界创立侦探社,是因为我相信我的伙伴们。他们带给我的信心在某种意义上是无穷大的,以至于我甚至变得盲目信任他们了。籽岷嗤笑了一声。

        他突然想明白了,这不过是因为想起了他们在起源岛首次团聚的片段,那时的心情完整地传达到了。这还使他想起他们在这个世界一起完成工作的情景,现在想想看,现在自己的心情也和当时几近相似。同时他也明白了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他会趋于本能地创立侦探社,这完完全全地属于潜意识本能,潜意识告诉他:你得找齐你的伙伴们。只是没想到,误打误撞的,居然一个不差地找齐了。

        而伙伴们的力量强大到能够给这混沌的世界带来平衡与和平,所以才迫不得已地有了让世界趋于平衡的使命。

        籽岷偏偏头,看了一下时钟,已经十二点多了。还是逃不脱这所谓的命啊,明明是虚无缥缈的,却又真实地摆在我的面前。

        这命所带来的的压力,还真是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呀……

        籽岷再度翻身,直接转向墙壁,把头埋在被子和枕头里,彷若婴儿眷恋母亲的怀抱。

        拯救世界这种事,怎么想也不该轮到我的。

        斯芬克斯说得挺有道理的,相对于恢复记忆之后的我,还是恢复记忆之前的我活得更简单轻松一些,失忆或许是件好事也说不定呢——就单看我个人方面的问题的话。

        籽岷轻叹了一声。

        还有我是穿越者这件事,这个世界和上个世界的伙伴,在印象里都是不知道的。

        “……好想找人进行一下精神情感共享。”

        籽岷突然首先想到的是炎黄。


        “……”

        嘛也不奇怪,这家伙如同犬科动物般对自己人绝对忠诚,是信得过的。而且在社里他是除籽岷外的唯一一个男生了……他一个男子汉去找女孩子聊隐私绝不是现在的状态所能够做到的事。


        想到这儿,籽岷又突然记起,在方块大陆的方块学园上,有着摩登市所没有的安定感的其中一个原因——夏夜在方块学园的宿舍,是可以听得见蝉鸣的。


        这些还未恢复的记忆零零碎碎的,还真是有够麻烦啊。


        籽岷安然闭上眼,不久便听到均匀的呼吸声。



END

评论(5)

热度(25)